一.

     五部來自花蓮的水上摩托車, 外加熱帶魚的一部, 總共6部, 昨天從我們水上摩托車新據點(小劉海邊別墅的正前方)出發, 前住蘭嶼. 小劉因剛購置, 車性不熟, 我又因今天得接待來自香港的星報及蘋果日報記者, 都末能參加, 真怪可惜的 !   好不容易將車子都放入海裹, 總算可以出發了罷!   兩小時後就可在蘭嶼登陸(88公里) 享受熱帶島嶼生活的樂趣   第二天返都蘭沙灘  多麼令人羨慕呢!   沒想到, 我與小劉幫他們把吉普車, 拖車都放置在小劉的園子, 吃了塊西瓜, 回家後立刻接到小劉來電: 怎么搞的, 他們就回來了, 靠近沙灘, 正要登陸了.   合理啦, 我從草堂看都蘭灣, 這兒有七, 八級的浪 外海浪一定更大, 我還正在替他們擔心呢!  回來了就好  看來去年父子擋事件大家記憶猶新  都學乖了    我也在為不需洗車偷笑呢!

 

 

 

二.                                  the last fishman

 

      晚上七點左右心怡, 懷愛請我到新蘭港的那界/吃晚餐 老板 張 小姐的廚藝不錯, 價格公道又有海景, 雖沒開張多久, 生意已做出來了. 遊客在網路上的好評常常聽到, 這也是心怡他們去吃這頓晚餐的原因.  到那邊沒多久, 看到一大群的人, 擠的碼頭滿滿的 有不少的人穿的是orange海巡制服  怎么有這么大的演習瞄了一下也不在意  又是救護車, 警車、還有海巡的偵防車. 懷愛問這是怎么回事, 我真覺的告訴他演習啦!”. 七點半左右有看到兩條竹筏進來 爾後不久又有一條竹符離港 玩真的喲!” 我心想.  孫女亞青表示要小便, 懷愛及心怡的弟弟阿盛就帶亞青到外面尿尿,回來後懷愛說: 這不會是演習罷! 那有演習會有人哭的這么厲害呢?”. 雖然我仍不信是真有意外, 但也開始懷疑演習需要做的如此逼真嗎? 港口的另一邊( 30公尺)仍擠滿了人潮, 有個小孩的哀嚎聲在這餐廳都聽的很清楚, 雖仍不信真有意外, 但仍好奇的住人潮走去. 這時有竹筏的馬達聲, 半小時前才駛出港口的竹筏又駛回港口.  “What’s going on?” 我真搞不懂發生了什么事. 當竹筏靠了岸, 有好几個大漢抬起看似已僵硬的一具屍体, 岸上還有半打的人接著放上擔架床, 有個人還意思, 意思的做了CPR的動作接著就放入救護車. 沒多久人潮就散了, 剩下的都是穿著海巡制服的人但仍有一兩百人. 說實在的, 這件事並沒有register in my mind. 回草堂, 約九點鐘, 又拿出我的筆記及Skyscout(觀星器)研究我的new interest--星座.  十一點上床, 不到四點又起來觀星. 上午又打了一上午的草, 直到下午兩點, 心怡來電告訴我昨晚的事上了電視新聞  我這才意識到昨晚真的發生了事故. 我立刻問園丁阿達是否知道昨晚發生了什么事. “知道呀! “阿和的漁船引擎蓋被風掀起來, 引擎熄火, 風浪很大, 他看天又快黑了, 就一個人游上岸求救兵, 沒想到就淹死了” “怎么可能, 你說阿和嗎? 阿和是我們新蘭港的第一勇士, 他是我們新蘭港唯一真正靠捕魚為業的. 他水性這么好, 這怎么可能會被淹死呢?後經check, 這都真的發生了. 那真的是阿和. 新蘭港最勇的漁民   新蘭港再也沒有真正的fishman. Here goes the last fishman

 

 

阿和的竹筏, 引擎蓋已被掀掉(其他三位獲救者都是都蘭人, 其中之一還是我原來"酆哥l號" 竹筏的船員

 

 

 

 

 

人的生命就真的是如此的薄弱  早上送車隊出去還看到他們的船呢!

 

 

 

小劉涼亭平台看駛入的東隊

小劉正在指揮車隊如何下海

 

 


少不了的儀式  祈求平安


Yes,  車子要一部一部下  麻煩呦!

 

 

 

 

 

一個人搞不定

同心協理才能把車弄下去      the spirit of  team work

騎上波浪  真的很爽

 

 

 

 

 

準備出發住蘭嶼了

Let's go!

 

剩下小劉與我得把車及trailor開到小劉的園子

小劉海邊的房子


創作者介紹

都蘭草堂筆記

fong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